欢迎光临养森瘦瘦包官方直销网站!

爸爸妈妈看到了也没说什么

来源:哈利      热度:      时间:2018-11-06 08:13










..........................

我有一只熊,柔软安静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在漆黑充斥的夜晚,抱住它的脖子,对着它大大的耳朵轻轻诉说,或喜或悲;在孤独的寂静中,枕在他的胸口听它不复存在的心跳;在心被莫名的压抑繁琐而喘不过气时,用眼抵着它的头,任泪水浸透洁白的绒毛…而第二天早晨,它总是免不了以一种悲壮的姿势仰躺在地上,无怨无悔。

或许只是死物吧!我摇摇晃晃的,半梦半醒的斜靠在车座上,看着车窗外乏味陈旧的树,车子飞速前进,不像是赶着回老家过中秋,当像是在逃一般,逃过这一棵棵树的围堵,夜这么冷,车内温暖如春,那窗外呢?我看了看那些倔强笔直的树,心里不由一阵寒意。

当我们终于从那半截难走的土路驶到家门口时,我习惯性的提醒一声:小心多多!

“还多多呢,多多都死了!”

早在喊出声的那一瞬间,我早就想到了,我没忘,又怎么会忘?只是多少次熟悉的这个时候,这个场景,总少不了我的这声提醒,“小心多多”这句话,已然成为了每次到达家门口时必不可少的第一句话。半晌无语,我提了东西,下了车,无所顾忌的“嘭--”一声关上了车门,再也不用担心砸到因为好奇想爬上车看看的多多了,那声关车门的声响,就那么轻而易举的砸中了我的心,碎落一地,奶奶和往常一样,在破旧但整洁的厨房里,在昏暗灯光下,忙活着;爷爷和往常一样,招呼着他的几个儿子,在客厅里说话喝茶,叔叔们的车停满了门外的院子,弟弟妹妹热情的打过招呼后就开始拉帮结派地去玩了,多好啊,这才是过节该有的气氛,我这个另类的人站在空荡的院子里,刺眼异常,爸爸妈妈看到了也没说什么,谁让他们的女儿动不动就为些小事而触动了心扉呢,从开始的劝慰到现在的熟视无睹,也算是无奈至极了。

不用再在意谁了吧?到了这个家家都温馨的村子,不用再为了不让别人问“你咋了?”而故作欣喜地伪装笑容了吧?我走到了门外,蹲在一条长满野草的小径里,沉默起来。

也是这样的晚上,我抱了多多来到了这里,看着它黑如墨的小眼睛,思考着不该我思考的复杂之事;也是像这样晚上的一个凌晨,我和一个人并肩走在曾经冗杂的街道,心中是满满的轻松;也是在一个被暮色包裹的夜里,谁拉着我的手,说和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有时候我这样想,就这样无情吧,就这样和大多数人一样好了,如果不这样做,我还要怎么活下去?年轻总是伤感的,为了一只狗的死亡而悲痛欲绝,但是那么多人都会说,“无所谓啦,那只不过是一条狗”穿过我们人类瘦骨嶙峋的日子,有谁会说,我们都是平等的?就像无视那些昔日海誓山盟的岁月一样,谁都会把缘分当作最好的借口,分开,思念,无疾而终

我是多想和正常人一样,干自己该干的事,不去天马行空想林黛玉和贾宝玉如果不相遇会怎么样而是思考本周的月考应该怎样多拿一分;不去为无所谓的花开花落触景生情而是应该想想十年之后的自己会在哪个城市为了柴米油盐而争的面红耳赤。我今天又怎么样了,谁又怎么样了,怎么样就怎么样呗,这和我将来考试考学升初中上大学有半毛钱关系么?拜托自己现实点,与其活在丰满的幻想里,不如活在骨感的现实中吧,至少你还有骨头啃。

我是有多想这样啊,我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世界变得灰蒙蒙,说起伤痛和快乐,总是零零总总,谁过的不像神经病呢?只是这颗或许猖獗,或许骄躁,或许轻狂,或许多愁善感的,年轻的心,在收敛了太久太久后,终于在今天这种异样的氛围中,迟缓而猛烈地崩溃,月色正好,蹲在这条有太多记忆的小径上,我突然好想我的熊,至少它柔软的头可以遮住我此时狼狈的脸,被泪水肆虐的一张脸。

过了些时候,多少次哭得翻天覆地感觉天都要塌了的时候,还是像现在的我一样,等着泪水在脸颊麻木干枯后镇静地看着景色永远都不会变的夜空继续思考那些永远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曾经我把这些无法释怀的忧伤向妈妈说,但在不忍心看着她为了生意操劳一整天后又为我的忧郁再黯然神伤,最后选择装出最单纯最快乐的一面给她;

曾经有好多些时候,都欣喜的以为找到了可以容忍自己神经质,可以倾听自己疑惑苦恼的人,在瞬间擦出了火花,眼睛里充满星星的说“原来你也这样想啊”,“原来你也思考过这种问题哪”最后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越走越远,远到忘记了我们曾经,还在人来人往的广场无牵无挂的吐过槽;忘记了我们曾经,在拂拭了好久却还是洋洋洒洒落满肩头的紫槐花树下,憧憬的祈祷着未来;也忘记了我们曾经,在电子屏上闪烁的只言片字中,心那一秒钟的悸动。

我那么怀念,怀念那时候单纯的我,那时候简单的人,而如今,早已没有了精力再去怀念,我觉得自己就是个懦夫,也许心比天高,也许很冷地以一种骄傲的姿态俯视着思想单纯人性脆弱如同蜉蝣一般的人们,嘲笑着他们低俗的境界,哗然着他们庸碌的人生,而转念一想,如若不是仍生活在衣食无忧的豆蔻之年,头顶着重点中学学生的光环,谁担保这颗骄傲的心,不会沦为更卑微的存在?以前的那些梦想还记得,只是觉得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远,想到这些我就会害怕,学艺不精的自己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如果因为没有考上高中而卑微的活在这个大千世界,我宁愿去死!这种心情就像发现自己最亲密的恋人站在离自己最远的地方的那种惶恐。

独自思考的时候,经历了好多到最后的时候,才发现,茫茫人海,所谓心心相通不过自我催眠,任何形式的取暖也就是花火瞬间,梦想泯灭了,宁愿去定义世界,也懒得去煞费苦心的理解,我们那么傻,能做的只有事后的肝肠寸断和不知所措,像《旋木》中唱的: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伤害别人,也被别人伤害,简单决绝,恶性循环。能相信的,能靠的,只有自己吧?或者选择,相信死物,譬如那只熊,我不知道被我最苦涩的泪与最灿烂的笑所浸透脑袋的熊,会不会在某个早晨被赋予生命,成为永远不会背叛我的人,但终归是幻想。

回城的时候,爸妈临时有事让我先回家,走过了市政府前的灯火辉煌,走过了古雁岭金色的大门,头顶是茂密的树,地上偶尔几片叶子,我一言不发地走过一打一打成双结对的人,走过勾肩搭背嬉笑打闹的人,周围众声喧哗,而我孑然一身,在一个勾起我无数回忆的地方,我停了下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想不起来你?就在这个时候,想到了你隐晦的,如同离别般的一句话。

告别简短干脆,离别繁续冗长,告别承受的只是几天或一月,而离别背后,是许多春秋,告别无法承载思念,离别如果没有了思念,最后也必然绝情,在我此时才彻底斟酌明白了你那句轻描淡写的言词之后,才发现今天的一切是必然的。

恍惚中又看见了你穿着浅蓝校服的背影,为什么明白了一切之后,心还是被这不冷不热的九月风给冻了个激灵?不再参与你的事,你的名字因为手的一滑而戏剧性的再也不见,我甚至开始怀疑你是否真的存在过,那些话,那些事是否只是南柯一梦?我不再是你说过或者认为的唯一一个,我成为了你生命中的鸡肋,忘记也可,提起无妨,即便是梦境也恐怕在无法交叠了,那些貌似是拥有过你的时候,我有许多许多的抱怨,迫切的想找一个人去倾诉,可我固执的觉得除了你没有别人是有这样的资格,只有向你说我才不觉得丢脸,而你,我一次次意识到你远离了我的生活,远到你每次问我还好吗的时候,我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只能无奈咽下,说了有什么用呢?你不了解我的生活。

无法帮我解决任何问题,告诉你只会让你担心我,那些所有悲伤的、恶毒的、怨恨的、困惑的、惭愧的、迷茫的,我都只能在每晚入睡前,将小熊想象成是你,默默倾诉,于是我就在这默默承受所有的酸楚中被迫成长,我变得厚脸皮、变得圆滑,变得能为装出能够迷惑自己的温暖微笑终于变成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样子,回首,面目全非。当我一个人咽下所有的酸楚时,总会特别怨恨你,这种恨尽管无法定义,却又来得踏踏实实,而我总为了这份不讲道理的恨而羞愧,像一堆懦夫,还未看到你的旗鉎便腿脚发软的蹲下身来可还是希望再次见到你时,你不会发觉我的变化,我但愿在你眼里,永远是最初那个单纯直率的样子……

一切已是徒劳,我只是默默祈祷,一年之后,你将独自前往的那个城市是温柔的,他会包容你的一切。让你这颗少年的心别再受到打击,再奢侈些,就是希望有缘,在我们长大的时候,在我们可以肩负起承诺的时候,相遇。最爱的话来自笛安:而今,我已被打败过了,我用曾经的飞蛾扑火,换来今天手心里残存的灰烬;值得庆幸的是,我依然未曾忘记这把灰烬的名字,叫做理想。

我会勇敢,会坚强,会在长大的途中找到心中疑问的答案,那些被遗忘的时光,在心底一个无可替代的角落,不沾灰尘的倘佯,等某日我真正长大的时候,用最真的笑重新翻阅。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养森瘦瘦包减肥的资料,可以加我的私人微信:11040276

  

  

  添加微信:11040276,我将为你透露瘦瘦包最有效果的方法

继续阅读:

(c) 2018 版权所有. 官方微信:11040276